民間融資,多渠道化解銀行融資壓力

來源: 信貸    發佈時間:2009/12/3 下午 03:41:52
民間融資.近日,在巨額融資和提高資本充足率傳聞的衝擊下,銀行股板塊和大盤都出現了劇烈的波動。儘管有關部門澄清了傳聞,但投資者仍然習慣性地用腳投票表示了對融資的反感。
民間融資  近日,在巨額融資和提高資本充足率傳聞的衝擊下,銀行股板塊和大盤都出現了劇烈的波動。儘管有關部門澄清了傳聞,但投資者仍然習慣性地用腳投票表示了對融資的反感。其實,不分青紅皂白地抵制再融資,陷入矯枉過正的誤區並不可取。對於銀行來說,建立多渠道資本持續補充機制,化解對股市的壓力十分重要。

  再融資是成長前提

對於利潤主要來自存貸利差的中國商業銀行來說,不斷壯大資本是獲得業績增長的最重要前提。近幾年,國有銀行體系改革的基本完成以及良好的宏觀經濟環境使銀行進入穩定增長的軌道,多放貸成為銀行的理性選擇,但其放貸能力受資本充足率和存款準備金率兩大約束。

從近年財務數據看,上市銀行的淨資產回報率(ROE)介於15%—20%,如果年度新增利潤全部用於補充資本,在充足率約束下大約可支撐15%-20%的信貸增長,考慮到45%左右的分紅比率,信貸增幅降到8%-11%,顯然不能適應當前經濟增長對信貸的需求。在這種情況下,通過再融資動態補充資本,不僅能更好地服務經濟,而且也是其自身成長的根本前提。

  監管影響被放大

2004年,監管部門曾要求商業銀行在2007年1月1日達到巴塞爾協議資本充足率8%的要求。隨後,各銀行通過國家注資、上市、發債、利潤積累等方式掀起了一股補充資本的熱潮,基本上在限期結束時完成了目標。根據銀監會統計,到今年上半年,商業銀行整體加權平均資本充足率達到12%,比2007年提高了3.7個百分點,達標銀行204家,其資產佔商業銀行總資產的99.9%。

此輪金融危機的爆發促使人們反思傳統資本充足率監管的局限性,宏觀審慎監管的理念開始流行。逆週期資本充足率要求,作為一項重要工具被提了出來,引發了人們的廣泛討論。中國央行和銀監會的官員也多次表達了對宏觀審慎監管的肯定,甚至提到過研究相關的工具。而受到危機衝擊最大的美國,也在不久前的G20會議上提出提高資本充足率的建議。因此,市場上有關資本充足率將提高到13%的傳聞,並非沒有理論依據,但筆者認為它成為現實的可能性不大。理由有三個:

首先,目前上市銀行資本充足率為11.7%,高於巴塞爾協議的要求。這還是今年第三季度的數據,是經過今年的信貸“大躍進”後的數據。從監管實踐看,8%標準基本是夠用的,而美國危機的根本原因並不在於商業銀行充足率不夠(如花旗、北岩等銀行危機前充足率相當高),問題出在原有投資銀行資本金被不斷突破,在危機發生前,五大投行的槓桿倍數普遍接近或超過30倍,遠高於商業銀行的12倍。因此,從靜態看,11.7%的充足率對風險的緩衝作用已經足夠。

其次,根據設想中的逆週期資本充足率工具,大規模提高充足率應該是在經濟強勁、經濟過熱和信貸失控的情況下作出的監管反應。從日前國家領導人的講話判斷,明年貨幣政策的基調不會發生根本的方向性轉變,在這種情況下,沒有理由這麼早採取逆週期的政策。

第三、包括逆週期資本充足管理工具在內的宏觀審慎監管還停留在理論探討階段,儘管人們在大思路方面已形成共識,但在具體操作上尚存諸多分歧。從各國的實踐看,尚沒有哪個國家監管當局進行過完整的操作,中國即便要引入,也應該是一個逐步試探的過程。

  建立多渠道的資本補充機制

中國的商業銀行以利差為主的利潤格局短期內不會改變,因此,不斷補充資本就成為推動業績成長的一個最重要保證。股市應該認識到這種必然性,而不是習慣性地採取抵制的態度。對於ROE達到15-20%的行業來說,融資對公司價值能起到提升作用。根據瑞銀證券的統計,2005年到2009年3季度,中國10家上市銀行通過首發、增發和配股共籌集資金5500億元,同期實現利潤12690億元,發放現金股息3970億元。單純用圈錢心態來看待銀行融資,失之於情緒化。當然,考慮證券市場的承受力,銀行建立動態資本補充機制,應該注意如下幾個問題。

一、應優先考慮內部融資,即減少或取消現金分紅。目前上市銀行的淨利潤中的45%用來分紅,2008年僅工、中、建三家銀行的現金分紅就達到1330億元,降低分紅,將更多的利潤轉增為股本,顯然可以大大緩解再融資的壓力。投資者也要轉變觀念,不應將投資回報簡單地與現金分紅劃等號,而應該從更基本的公司價值角度來看等融資和分紅的關係。

  二、應該優先考慮配股融資。由於上市盤子大,流通股比例小,如果能協調好股東之間的關係,採取配股而不是增發的形式進行再融資,也可以大大減少對二級市場的衝擊。

  三、優先考慮到海外市場融資。 A股市場承受力相當有限,波動大,大額融資的消息往往容易對市場造成重大衝擊。相對而言,香港市場更為成熟,投資者也鍾情金融類股票,部分A+H金融股在香港的價格超過A股,對於銀行到香港市場融資,監管部門應該加以鼓勵,提供便利。

四、可轉換債券既可以充當次級資本,相對股票而言,對市場的衝擊力也更少一些,應該納入銀行的融資規劃。